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

預警、疏散、遭襲:還原美軍“空城”3小時

美國擁有龐大的雷達及衛星偵察網絡,從1960年代成型并發展至今,已經可以做到通過紅外監視、微波探測即時捕捉導彈發射動態,以及預判導彈飛行軌跡。

圖片來源:伊朗法爾斯通訊社

記者 | 潘金花

周三凌晨,在伊拉克西部安巴爾省與北部埃爾比勒市,16枚伊朗“征服者”與“流星”型導彈劃破夜空。

同一時刻,在半個地球之外的美國華盛頓白宮戰情室,副總統彭斯與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奧布萊恩等人心里默念,終于還是來了。

這場空襲,他們已經等了三個小時。

據《紐約時報》8日報道,伊朗的16枚導彈是在美國東部時間7日下午5時許開始發射的。美國國防部稱,其中有至少11枚擊中了阿薩德空軍基地,1枚擊中了埃爾比勒的一處設施。

來源:NBC News

伊朗媒體此前援引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人員的話稱,有至少80名美軍死亡,大約200人受傷,大量無人駕駛飛機和直升機遭摧毀。但美國總統特朗普8日上午在白宮發表電視講話稱,美軍并未出現傷亡,基地也僅受到了最低程度的損失。

對于“零傷亡”的局面,特朗普和美國國防部都將之歸功于周密的防范與有效的預警系統。

《紐約時報》綜合多位美國官員的話稱,其實在3日襲殺了伊朗高級將領蘇萊曼尼后,美軍就一直在提防著伊朗,偵察衛時刻監視著伊朗導彈發射器的蹤跡,美國國家安全局也在持續偵聽著伊朗的軍事官員。

華盛頓郵報》9日稱,作為預防措施,美軍此前已向中東部署了第82空降師的約4500名士兵,并重組了該地區的已有兵力。為保護目前美國在伊拉克駐軍人數最多的阿薩德空軍基地,美軍也提早制定了疏散方案,并加固了掩體。

但《紐約時報》指出,白宮在空襲前3小時收到的預警,才是美軍得以“零傷亡”的關鍵。

據一位美國國防官員透露,襲擊發生時,阿薩德空軍基地其實并無“愛國者”反導系統保護,相關設備早前被部署到了更可能成為伊朗報復目標的其他位置。

不過,由于情報信息一直十分模糊,美方直到7日上午都沒有確定伊朗將在何時、何地發動襲擊,在此期間特朗普還抽身會晤了到訪的希臘總理米佐塔基斯。

轉折出現在7日下午2點。當時,人在橢圓辦公室的特朗普剛和記者說完,若伊朗動了不該動的手,就將要承擔嚴重后果,美國已做好“萬全的準備”,伊朗即將發射導彈的預警就已送到了樓下戰情室彭斯與奧布萊恩的面前。

與彭斯及奧布萊恩一同待命的,還有國務卿蓬佩奧、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副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斯·凱洛格、代理國家情報總監約瑟夫·馬奎爾、白宮辦公廳代理主任米克·馬爾瓦尼、中央情報局局長吉娜·哈斯佩爾等人。

在眾人討論了約兩小時后,白宮記者們也開始得知有關空襲的預警。7日下午4點,還曾有消息誤報稱位于巴格達北部的塔吉空軍基地遇襲。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及伊拉克美軍基地隨即進入應急疏散狀態。一小時后,伊朗的導彈才劃過了他們所在的掩體的上空。

在美國政府看來,美軍之所以能使出這樣的“空城計”,主要就是與預警系統起效有關。據《連線》8日介紹,美國擁有龐大的雷達及衛星偵察網絡,從1960年代成型并發展至今,已經可以做到通過紅外監視、微波探測即時捕捉導彈發射動態,以及預判導彈飛行軌跡。

而該網絡對于伊朗此次所發射的彈道導彈的預判精度尤其高,哪怕從導彈發射到擊中目標只有幾分鐘,但這已足夠被鎖定目標的人員疏散至掩體。更何況,在此次空襲中,美軍已提前數小時做好了疏散準備。

伊朗導彈射程,1-8分別是Shahab-1、Fateh-110、Shahab 2、Zolfaghar、Qiam-1、Shahab-3、Sejjil、Soumar,Shahab與Fateh即為“流星”與“征服者” 來源:CNBC

不過,也還是有人認為此次美軍出現“零傷亡”是運氣使然。如伊拉克方面就透露說,曾傳遞伊朗方面的“口頭警告”, 說空襲“已經或即將開始”。美國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則予以否認,稱反而是美軍試圖及時給伊拉克預警。

還有一些美國官員認為,“零傷亡”是因為伊朗有意避開了美軍人員的密集區域,以尋求緩和局勢,畢竟連特朗普都說,伊朗“似乎正在收手”,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空軍司令哈吉扎德(Amir Ali Hajizadeh)也稱,空襲的目標主要是基地的設施設備,而不是美軍士兵。

但彭斯與米利均不認同這樣的說法。彭斯9日說,從情報來看,伊朗發射導彈就是想殺死美軍。米利也在8日強調,伊朗所用的導彈彈頭重達500至1000公斤,威力巨大,“我認為,他們就是有意擊毀基地的建筑、車輛、裝備和飛機,并殺死那里的人?!?/p>

專題:伊朗為將軍復仇,美伊滑向戰爭?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輸入5個字

評論 0

相關文章

推薦閱讀
喜乐彩中奖查询